当前位置: 首页
>> 警务资讯 >> 警方要闻
很痛心,以这种方式认识你!还原杭州民警“王大”的最后48小时
点击量:        发布时间:2020-03-13   来源:市公安局

从警18年的王益民,走了。

很痛心,以这种方式认识你!还原杭州民警“王大”的最后48小时



命运,有时是如此的吝啬——

3月9日下午,王益民在抗疫期间突发身体不适送医救治,经全力抢救无效,于10日凌晨不幸殉职。他匆匆走完了自己38岁简短的人生,杭州市公安局上城区分局法制大队副大队长,是他生前的职务。纵使没有足够的生命长度,但他却用每一份努力点亮了生命的亮度。


“肯学、低调、办事周到又认真”,这是来自王益民同事的评价。而就在他病倒的前一天,刚好是周日(3月8日),他还在法制大队的办公室里值班。很迟了,他才到单位宿舍的床上躺一会儿。3月9日(周一),经过一天一夜值班后,按照惯例本该是他休息的日子,但他依旧继续上班办理手头的案子,哪怕领导口头下了强制休息令。


很痛心,以这种方式认识你!还原杭州民警“王大”的最后48小时



上城区公安分局法制大队教导员毛文虹说,3月9日晚,她接到指挥中心的通知赶到医院时,人正在抢救。可遗憾的是,这么多人最后还是没能留住他。而就在几个小时前,她还和王益民打招呼喊他“怎么还在忙,该好好休息一下了。”没想,这竟成了最后的道别。

循着毛文虹的回忆,王益民生前的点点滴滴被缓缓拉回至眼前。

斯人已逝,唯剩怀念。


1、理这些节点,看他的最后48小时


历史不可逆,但时间会“说话”。

3月10日下午1点,杭州,上城区公安分局法制大队二楼。

经过一段过道,左边便是王益民生前的工位。工位上整齐干净,茶壶、热水瓶、咖啡机等物件有序摆放着。一本工作笔记本里,字迹刚劲有力,清晰地记着3月6日那天的工作安排。桌面上,放着三支点着的烟,这是同事法制大队民警韦性军捎给他的最后问候,因为知道他平时办案子累了乏了,就会在下班时抽抽烟,解解乏。韦性军是甘肃人,平时配合王益民办理各类业务。提起比他大三岁的王益民,韦性军红了眼眶,还有点哽咽,“我当晚接到教导员的电话时,蒙了,心想着下午人还好好的,怎么突然就……”


很痛心,以这种方式认识你!还原杭州民警“王大”的最后48小时



文字太轻,回忆太重。王益民生前的48小时,在同事的讲述中一点一点被还原:


3月8日,周日,王益民在大队值班。


早上8点左右:他到上城区公安分局食堂打了早点,然后骑着电动车5分钟左右回到法制大队,第一时间在系统上检查前一天的涉疫警情、涉疫案件初审、涉案财物管理、办案区人员、受立案及文书开具等情况,并对落实工作有遗漏的单位进行提醒。这些工作完结之后,王益民为周五(3月13日)要开庭的一起涉疫案件做准备。不一会儿,法制大队副大队长孔冬宁来办公室加班。孔冬宁和王益民是在同一个工位区,两人的办公桌一左一右。


很痛心,以这种方式认识你!还原杭州民警“王大”的最后48小时


王益民(左)


上午9点半左右:上城区公安分局刑侦大队民警俞恩和瞿浩到法制大队找王益民,就一起涉疫诈骗案的下一步取证方向等问题,请大队层面提些建议。几人商量到当天上午11点40分左右结束。其间,瞿浩听王益民说过“背痛,痛了有几天了” 。


中午12点多:上城区公安分局紫阳派出所法制员王晓光到法制大队,就一起涉疫诈骗案的取证工作和下步工作如何开展求教于王益民。其间,小营派出所一位办案民警到法制大队找王益民审核案件,审核通过后,王益民批了案件。


下午3点多:王益民在执法系统上对涉疫案件情况进行巡查。因为已经错过午饭饭点,他把早上剩下的两个包子用来填肚子。


值班期间,王益民除了要在大队等着各个办案单位的工作人员来审批材料,还要通过电话对相关单位的涉疫警情处理、案件定性等各类问题进行解答指导。而短暂的闲余时间,他会抓紧时间看裁判文书、找案例学习,一学就常常忘了时间,学到凌晨一点左右是常事。最后,查看各个派出所办案区都没有涉案人员了,当天的紧急工作告一段落,他才回到大队宿舍休息。


3月9日,周一,按照法制大队的值班惯例,经过一天一夜值班后,第二天本该休息,但王益民并没有休息,一早就开始继续忙着手头的事。


上午9点15分:王益民与同事韦性军讨论涉疫案件办理和区法制政府建设工作报告内容。


下午1点左右:已经过了午饭饭点,王益民与同事韦性军都没吃饭,韦性军吃了一碗泡面,王益民则吃了几口早上买的饼。


下午3点开始:王益民与同事韦性军继续商讨3起涉疫案件和本周五即将开庭的案件。


其间,法制大队教导员毛文虹说,王益民告诉她“背痛”。她当时叫他赶紧休息,但王益民说先把手头的事忙完再说。临下班前,她又特地提醒王益民要早点回家休息,而王益民正忙着梳理涉疫法规。


当天下午,王益民突发身体不适,经送医院全力抢救无效于10日凌晨殉职,经初步诊断为脑溢血。


2、记这些瞬间 看他的抗疫点滴


从警的18年里,王益民有一份厚重的履历——

2002年从杭州市人民警察学校毕业后,在杭州市公安局上城区分局清波派出所开始了从警生涯。13年基层派出所的治安打处工作淬炼了他的业务能力。2015年8月,王益民因业务能力出众,被调至上城区公安分局反恐大队。同年11月,担任反恐大队副大队长。2018年,反恐大队与国保大队合署办公,王益民担任国保大队副大队长。2019年12月,被调至上城区公安分局法制大队担任副大队长。每个岗位上,都曾留下过他的奋斗足迹。


很痛心,以这种方式认识你!还原杭州民警“王大”的最后48小时



在法制大队担任副大队长的三个多月里,他“事不过夜”,忙完一天的工作后还要再留下来抽两三个小时,继续学习各种法律法规、疑难解析、网上行政判决书。而一有空,他就会跑检察院、法院,就法律适用的具体问题进行探讨。在短时间内,他完成了17起行政复议诉讼案件的应对处理、80多份各类制度落实情况的总结、多起申请信息公开事项的办理以及各类案件的审核。


面对疫情,这个春天,我们是拼出来的。1月23日浙江启动了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一级响应。而王益民就没有停歇过抗疫的脚步,他的抗疫点滴,全都清楚地印刻在抗疫路上:


第一时间主动请缨,到上城区集中医学观察点执勤,当涉疫类警情、案件逐渐高发时,他马不停蹄赶到一线,参与案件的调查取证、循线跟进、严格把关。其间,共办理行政案件5件5人次,办理刑事案件2件2人次。他办理的虚构销售口罩诈骗案、额温枪诈骗案均为上城区公安分局此类案件首例,特别是在额温枪诈骗案办理过程中,他提前介入案件,提出取证方向,大胆创新办理方式,全案办结仅用了6天,创造了分局刑事案件办理最快速度,并积极促使罪犯退赃退赔,最大程度挽回被害人损失。


2月29日,周六,他难得回家吃顿饭,刚到家又接到通知,湖滨辖区有一起违反疫情防控规定、人员聚集并有过激行为的警情,他急忙赶到湖滨派出所了解情况,进行法制指导,最后妥善处置了这起警情。王益民总是如此奔忙,单位领导几次劝他回家休整,但他总是说“手头上的活还没完成”。


3月5日,王益民又到上城区集中隔离观察点执勤。


3、听这些讲述,看他的从警18年


头顶警徽、身着藏蓝,王益民坚守了18年。他的一句句经典话语,一个个温情画面,至今都深深镌刻在同事心里。这样的讲述,注定沉重与珍贵。


——“我年轻,就该我上,我不跨过去谁跨?”


曾经的“好战友”走了!

上城区公安分局刑侦大队教导员刘玲玲说,与王益民见的最后一面是上周五下午,当时他来分局开会,自己喊了他一声后,他还和从前一样回了句:“报告教导员!”至今,都记得早年在清波派出所当教导员时和王益民一起处过警。一次,清波派出所接到辖区出租房一男子报警,称老婆做生意失败后想自杀。接到警情后,刘玲玲和王益民赶到现场,可到了却发现房门怎么都敲不开。于是,王益民急中生智敲开了邻居的门,说明情况后,打算从邻居的阳台跨到报警人的阳台。两家的阳台相隔一米多,层高又是四楼高,当时王益民二话不说,一脚跨到报警人的阳台,警情也因此顺利处置了。回到所里,刘玲玲回想起刚才的那一幕,就对王益民说:“当时要是脚一滑,踩空了,真怕你掉下去。”可王益民很平静地回道:“我年轻,就该我上,我不跨过去谁跨?”而在清波派出所时,刘玲玲就知道王益民有高血压,但一直查不出病因。


——“办案子不仅是打击犯罪,还要把案子办成精品案件!”


曾经的好师傅走了!

清波派出所民警陈朝健与王烨,忆起往昔同事王益民,声音低沉。王烨与王益民还有一层特殊的关系,原来,2013年王烨作为新警刚到清波派出所时,所领导让王益民做王烨的师傅。王烨说,第一次打交道的画面,至今都忘不了,第一天见面时,王益民不苟言笑,这让他深深记住了这么个有个性的师傅。过了一周后,王益民对他说,作为新警,你应该主动多学多看,这样进步才快。那时,王益民是所里的治安打击警长兼法制员。而今,王烨也成了清波派出所专业打击队警长,但再也听到王益民当年说的那句提醒“办案子不仅是打击犯罪,还要把案子办成精品案件”。原来,时间,见证了传承的力量。


很痛心,以这种方式认识你!还原杭州民警“王大”的最后48小时


王益民(左二)


——“我正忙呢!”


我们的“王叔叔”走了!

上城区公安分局反恐大队民警郑旭鹰,用“不敢相信这是真的”来形容曾经的同事王益民。郑旭鹰说,当时,2015年反恐大队刚成立,从队长到民警只有3人。王益民经常照顾他们,默默扛起了很多活,2016年G20峰会安保期间,王益民主动申请到制高点执勤,一执勤就是半个多月,平时经常睡在楼道里,几天来,胡子一大茬,同事笑称他“王叔叔”,他就憨憨一笑。2017年8月,“反恐怖四联三防”建设启动,王益民作为工作牵头人,从零开始,建立各类规章制度30多个,完善预案10多个,他的足迹踏遍街区每一家商户,协调商户、卫生、消防、交警等各部门组建“御街反恐联盟”,巡逻走访、应急演练,实现了“大事不出街、小事不出户”。


今年3月3日,休完产假刚上班的郑旭鹰当时还电话联系王益民,想向他请教一下大队的工作,当时问他怎样,王益民告诉她:我正忙呢!这也是两人最后一次通话。


——“小宝哥,以后就要并肩作战了,我工作不熟悉你要多指导啊。”


我的好大哥走了!

韦性军说,王益民是自己的上级,但平时就像大哥一样对待他。至今都记得那天他刚来大队报到的情形:当天上午,王益民刚放下行李就笑眯眯地走来说:“小宝哥,以后就要并肩作战了,我工作不熟悉你要多指导啊。”办案子时,如此提醒他:“做事的时候,应该给自己定个高标准,对自己严一点,于人于己都是帮助。”虽然是去年12月从反恐大队调至全新的领域法制大队,但王益民的自学能力特别强,短短3个月的接触中,发现他中午几乎就没有休息过,办公室里唯独他一个人两台电脑,一台是自己的笔记本电脑,用于查找“恶补”一些专业知识。


韦性军记得,年前一起殴打他人的案件,因为涉及人多,证据薄弱,情况复杂,当事人对不予处罚结果不满意,提出了复议。王益民对涉案的所有证据材料反复研究后,认为还有工作可以做。于是,王益民和他骑着电瓶车冒风顶雨,两天内到派出所、司法局跑了四五趟。经过大量的补证工作,终于查清了事实,依法对对案件重新作出了评价,双方当事人都认可了处理结果,申请人主动撤回了复议,化解了行政争议。处理完后,王益民还给他点了碗加了油渣和鸡蛋的面条共同“庆祝”。


而最后的“最后”,都定格在了2020年3月10日这一天。


很痛心,以这种方式认识你!还原杭州民警“王大”的最后48小时


【记者手记】


很痛心,以这种方式认识你

一切仿佛都是昨日,这注定是一次悲恸的回忆。

王益民的同事都亲切地叫他“王大”。


在上城区公安分局,领导说,这么优秀的民警走了,太令人痛心。同事说,这么好的同事走了,太舍不得了。


清波派出所民警王烨说起师傅王益民,几度哽咽,“当年,师傅还专门买来字帖,趁着中午的空余时间练字。”而军转民警陈朝健说,2010年到清波派出所工作,与王益民共事的5年中,发现他总是最后一个离开办公室,那个让他印象深刻的咖啡色斜挎包,就是王益民特有的标符,“自律,低调,话不多,他做事之前总能做好充分的准备,是个全能手。”


王大,很痛心,以这种方式认识你。正如你同事所言,你很低调,所以直到突然离世,你的过往才为人所知:曾获评浙江省G20杭州峰会工作先进个人,多次获得个人三等功、个人嘉奖、优秀公务员等荣誉,其中,获得十九大安保火线嘉奖。2017年8月,在清河坊历史街区组建起全国首支带有浓郁区域特色的民间自治队伍——御街联盟暨反恐联盟,时任反恐大队副大队长的你,牵头推进清河坊反恐怖“四联三防”建设,运用“传统+科技”手段,组建民间群防力量“御街联盟”,完善街区“天网”,打造治安防控体系升级版,清河坊反恐怖“四联三防”工作成为全省反恐怖工作先进示范点。


很痛心,以这种方式认识你!还原杭州民警“王大”的最后48小时



在分局,王益民是业务能手,哪怕到了一个全新的领域,都能在短时间内很快上手,因为平时总是抓住闲余时间勤学敏思。


在家中,王益民儿女双全,有一个美满的家庭,而今,家里的天塌了,父母和姐姐心中的顶梁柱没了。已近古稀之年的双亲,却要承受白发人送黑发人的哀痛。为了不打扰悲恸万分的家人,我不忍第一时间去探问他们更多细节。但他们的泪水,足以说明什么叫至亲至爱。


一个突然,竟成了永别。一次追忆,竟成了永恒。


王大,一路走好,愿天堂里没有病痛。



涉及网络犯罪报警 涉及网络犯罪报警
网上110报警
版权所有 杭州市公安局 地址:杭州市华光路35号 邮编:310002 总机:0571-87280114
备案证编号:浙ICP备09021271号-6 浙公网安备 33010202000002号 网站标识码:3301000032
技术支持:杭州集广科技有限公司 推荐使用IE6.0以上版本浏览器 1024*768分辨率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