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速导读
站内搜索:
当前位置:
萧山全城关注过的11岁女孩收到了六一礼物!背后故事让人流泪让人暖心……
点击量: 来源:杭州市公安局     发布时间:2019-06-11   发布部门:萧山分局

六一节前夕,11岁的诗雨(化名)意外地收到了一份礼物:一套读物和一整套颇有少女风的可爱文具。


礼物是从萧山发出,寄送到诗雨所在的淮安家中的。


“包裹收到了吗?喜欢吗”


“嗯,喜欢!谢谢叔叔阿姨!”


诗雨依旧不太爱多说话,但和一个多月前相比,语气已明显快乐许多。


电话这一头,曾经被诗雨“惊动”的那五十多位叔叔阿姨——萧山新塘派出所的民警们这才松了口气。


“别看这孩子看起来文静,其实特独立。我们送这么可爱的礼物,都担心她会不会喜欢呢!”在电话里聊了一会儿,感受到诗雨的快乐,萧山新塘派出所副所长陈海这才放松了神色。


诗雨不见了!

这一年多来,诗雨并不快乐。


诗雨出生时,诗雨妈妈才18岁,诗雨爸爸也是年纪相仿。也许正如歌中所唱的,太美的承诺因为太年轻。这对年轻的父母很快离了婚,诗雨跟了爸爸。说得更准确点,因为爸爸常年在外工作,诗雨是由爷爷奶奶、太爷爷太奶奶四位老人带大的。


去年下半年,诗雨的奶奶患病去世。这节骨眼上,偏偏诗雨爸爸跟着各个工地流动打工,也着实没法照看诗雨了,只能找到已经分开七八年的诗雨妈妈,将诗雨从老家转学到了萧山。


这其中也包含另一份考量——诗雨妈妈的租房就在学校边上,关照孩子的学业更方便。


毕竟是亲生骨肉,即便此时诗雨妈妈已经重组家庭并又生下了一个小女儿,还是接受了诗雨的到来。


但是三口之家突然多出一人来,如何互相接纳,却是件极不容易的事情。


小女儿年纪尚小,很快和这个文静的新姐姐相处得不错。


但转学、新的城市、新的家庭环境,却让诗雨手足无措。忙于生计的诗雨妈妈和丈夫也少于沟通,意外情况终于发生了。


2019年4月25日上午,诗雨妈妈焦急地来到萧山新塘派出所求助,诗雨不见了。


所里全部出动,还叫了刑大支援

当时诗雨离家出走已经超过了10个小时。


也不好指责诗雨妈妈粗心。诗雨在新学校里朋友不多,加上个性独立,和新家人有些格格不入,之前已经有数次表露过不想回家。4月24日,诗雨没有回家,诗雨妈妈以为她和以往一样在朋友家过夜。


“前段时间她总是玩手机,我把她手机没收了。”诗雨妈妈当天回家很晚,询问了诗雨几个同学家,也都已经睡了,觉得不方便打扰,也就没想太多。谁知一直到第二天上学时,诗雨始终没有出现。


派出所仔细查看了监控,并发动路面全部警力帮助寻找,同时,走访了学校老师和同学。


2019年4月25日上午10点21分,诗雨最后一次出现在监控画面里,地点是在萧山汽车站售票大厅。


民警发现,诗雨的行踪不定,她在汽车站出现过,也在铁路沿线附近出现过,走的又多是监控不多的小路,追寻十分不易。


陈海果断发动了所里力量,甚至“呼叫”了刑大的支援,五十多名民警辅警们开始在可能的区域进行寻访。


在爸爸曾经的租住房前坐了一夜

一位同学家长告诉民警,24号下午,诗雨来到了这位同学家,一直到晚饭时分才离开。


离开之后,诗雨在学校、诗雨妈妈租房所在的浙东村徘徊了许久,最后来到了诗语爸爸曾经租住过的一个房间附近。


“我回家大概是夜里十点多,看到她就坐在租房门口。”一位租客说,自己还特意上前问了问,诗雨说“我在等爸爸,我爸爸会回来的”。


这样的对话发生了数次,多名租客都发现了诗雨,都以为孩子在等家人,没有留意。


直到天亮,早起的租客才发现原来可怜的小女孩黑乎乎的坐了一个通宵,她爸爸也没回来。


第二天一早,没有等到爸爸,诗雨只好离开了,直到出现在萧山汽车站。


诗雨的爸爸,其实已经不租住在浙东村了。他如今在新湾工作。民警推测,诗雨可能是想去新湾找爸爸。


萧山汽车站,的确有发往新湾的班次。但民警走访后发现,诗雨并没有买票上车。车站工作人员反映,当时他们也留意到这个小姑娘,上前问过,但小姑娘很谨慎,也不回答就躲开了。


诗雨又去了哪里?


俞先生在自家店面附近发现了诗雨

诗雨出走的第三天、警方接到报案的第二天,民警们扩大了搜寻范围。


搜寻到下午的时候,新线索来了,有人曾经在蜀山公交站附近看到过一个女孩。民警连忙赶往蜀山。


终于,搜寻到夜里十点左右,一位在九鼎石材市场附近开面店的俞先生联系了警方:有个女孩一直在自己的面店门前晃悠……


蜀山派出所民警立即赶赴现场,民警一眼就认出,正是诗雨。当时她正漫无目的地在周边徘徊。


“小姑娘说话很文气,其实很警惕,我们和她说了好久,她才放松一点,说自己‘不想回家,想去找爸爸’。”辅警陈振华当时和两名同事一起把诗雨接回了新塘派出所。


新塘派出所里的参与寻找她的民辅警都送了一口气,但看着她憔悴的面容,大家又很心疼她。


警方连忙联系了诗雨妈妈,诗雨妈妈这回却一改报案时候的焦急,不肯露面,让民警联系诗雨父亲。


“其实我们看到她了,就在派出所门口,就是不进来。”陈振华说,看到诗雨后他们就发现她似乎害怕回家,诗雨说“妈妈说我总玩手机,不听话,老是骂我!”。


民警联系了诗雨爸爸,这时诗语爸爸才得知女儿走失的事情。他连忙从新湾赶了过来。


诗雨爸爸“闯”进了派出所

诗语爸爸来的时候,陈海正给诗雨买了份牛肉粉丝,好不容易才说服这个坚持自己“有零钱,买了面包和牛奶吃过了”的小姑娘,吃顿热饭。


而此时,诗雨这几天的行踪也终于明晰了。


24日夜里,诗雨曾给爸爸打过电话。不巧诗雨爸爸前几天刚换了号码,用微信告知女儿,又碰上手机被妈妈没收了,诗雨不知道爸爸的新号码。


联系不到爸爸,诗雨在爸爸曾经的租房前坐过了一夜,“我知道爸爸曾经在哪儿住过,也许他会回来”。


25日早上,诗雨打算去找爸爸。她一路走的都是小巷,来到了汽车站,坐上了公交车。虽然独立,但她毕竟只有11岁,公交车坐反了方向,在蜀山下车后,她迷茫了。


25日晚上,蜀山一家旅店老板娘发现了在附近徘徊的诗雨,好心收留了她一晚。


26日早上,诗雨再度离开,打算再次前去找爸爸,但她不知道方向,警惕性强又不敢开口问路,直到俞先生发现了她。


26日晚上11点多,火急火燎“闯”进派出所的诗雨爸爸,看到女儿后立马松了口气。



决定返回老家生活,现在过得很开心

不过,找回了诗雨,却是个治标不治本的事。


“我们和孩子爸爸沟通了好几天。”陈海说,他们群策群力给诗雨爸爸出了不少主意,比如帮诗雨爸爸找找在新塘的工作,帮忙联系看看新湾那边有没有学校方便入学。诗雨爸爸感受到了民警们的诚意,考虑再三,还是决定让诗雨回老家生活。


“其实诗雨本来就很独立的,在家里都是自己洗衣做饭。来杭州主要还是想要就近照看她的学业。”诗雨爸爸说,诗雨在新环境下学业有些耽搁,也不太开心,来之前都是门门90分以上,现在都是及格上下,因此还是决定让诗雨回老家,让从小疼爱她的太爷爷太奶奶照顾。诗雨爸爸会提前结束手头的工作,看能不能回家找份工作。


4月29日,民警帮忙,将诗雨和诗雨爸爸送到了车站。一道来送行的,还有诗雨妈妈。


几天后,诗雨爸爸在南京找了份工作,到淮安只需要1小时的高铁路程,方便回家。


一个月后,5月31日,来自新塘派出所的六一节礼物,送到了淮安。


诗雨很高兴。她说,自己现在过得很开心,“谢谢警察叔叔和警察阿姨!”

上一篇:
下一篇:
涉及网络犯罪报警 涉及网络犯罪报警
网上110报警
版权所有 杭州市公安局 地址:杭州市华光路35号 邮编:310002 总机:0571-87280114 网站地图
备案证编号:浙ICP备09021271号-6 浙公网安备 33010202000002号 网站标识码:3301000032
技术支持:杭州集广科技有限公司 推荐使用IE6.0以上版本浏览器 1024*768分辨率